【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9)【作者:anjisuan99】   另类小说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再次见到美续,是在这之后的第二天。那天安安和小瑶把我弄回库房之后很意外的直接回家去了,听她们说是有考试还是什么的事情,所以不能「陪我玩」了。当然,对我来说,不陪我玩应该是天大的好事了,虽然我心里却有点失落。顺便一说,她们现在也只是把我的脖子上栓住铁链而已,我可以在铁链的半径范围内自由活动了。美绪那天买来的食物和饮料还剩了不少,我坐在地上美滋滋地吃了一顿。

  吃饱喝足之后我久违地美美睡了一觉,直到我的脸被轻轻踢了几下。

  这醉人的体香——是美续。

  反应过来之后的我立刻轻清醒了过来,之前那地狱一般的夜晚已经把恐惧和这气味牢不可破地绑在了一起,我吓得赶忙往远处趴去,直到脖子上的铁链被拉直为止。

  美续并没有再跟过来,我惊恐地缩在角落看着她,这个娇小可爱的水手服少女,高中一年级的交换生,在我的眼里却像厉鬼一般可怕。美续平静地看着我,半晌轻轻地说:「你这个样子,好像小狗。」

  我抬眼看了看斜拉着我的铁链,好像确实是这样……

  「学姐让我来看看你,你还正常就没什么问题了,」美续扫了我一眼,「何况下边还那么兴奋。」

  哎?什么时候勃起了!我自己也是刚发现下体已经肆无忌惮地挺立起来了——这是药物的作用吗?这要持续多少天啊。我自己盘算起来。

  「今天先放你假了,毕竟明天——」美续语气有些迟疑起来,飞快地扫了我一眼,「明天就要比赛了,学姐希望同学们能看得尽兴。」

  「啊?同学?到底是什么比赛啊?」我一头雾水,我现在连是什么样的格斗规则都不知道,更别提对手是谁了,现在听美续说得好像还是学校内部的比赛一样——等等,如果说是学校的比赛——那对手不会是……

  「美、美续大人——」我趴在地上鼓足了胆子说。

  「嗯?还有事么?」美续已经背上书包准备离开了,这时候又停下脚步。
  「那、那个——我的对手,不会就是——」我战战兢兢地问,如果就是美续的话,应该是最坏的结果了,我甚至不确定我还能不能身体完整地幸存下来……
  美续倒是回答得很干脆:「不是我们几个,这你放心吧——只是——」美续的语气变得有些复杂。

  只是什么?我静静地等待后文。

  但美续只是轻叹了一口气,便径直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安安粗暴地踹醒了。

  「快点快点!要迟到啦!」安安一边连踢带踹地把我往门口赶,一面摘下了我脖子上的额枷锁,「告诉你啊,一会老老实实听我们的话,别打什么歪主意,你逃不出我们的手心的。」

  我默默点了点头,穿上了松垮的运动服。

  到了体育馆一楼,安安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变,完全就是一个活力四射的运动少女,拉着我走进了体育馆大厅:这应该是篮球馆,但是中间搭起来了一个简单的拳击擂台,虽说很简朴,但是该有的围圈绳索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四周已经聚集了不少人,男男女女都有不少,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男生和女生分别站在两边,各自聚成一堆。

  「大姐头来啦!」熟悉的清脆嗓音,林静瑶从女生人群中钻了出来,兴奋地朝安安招手,男生那边也骚动了起来,齐齐转头看向这边。

  接下来就是安安和林静瑶的闲聊时间,顺便还给我戴上了护齿——这么专业?要知道地下拳赛可是没有这东西的,不过也有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这东西让我不能好好说话了,万一我要是真想拆她们台也没办法开口,不过我现在根本没这个胆子了。

  我看着林静瑶的装扮,才想起来今天是双休日——安安的打扮一直很性感,上学和放假差不多——虽然是在体育馆参加体育比赛,但是林静瑶的打扮却几乎是这几天来最复杂的,一身黑色的抹胸连衣短裙,脖颈上还戴着精致的项链,腿上穿着白色的丝袜加上黑色的高跟鞋——俨然是出席盛大聚会的打扮。林静瑶本身个子就不矮,踩着高跟鞋的她好像和我差不多高的样子。

  「小瑶,我们差不多该开始了吧?」安安看着对面那群男生,「这边还有什么事么?」

  小瑶笑着看了我一眼,那熟悉的灿烂的笑靥却让我心里一凉,双腿竟然软了一下。小瑶满意地看着我的反应,对安安说:「没问题啦,今天把这件事彻底解决吧。」

  虽然我一头雾水,但是此时也只能心中忐忑地看着安安走上了擂台,朝着人群喊话:「给我安静一下!」

          男生和女生的嘈杂平息了下来——

  「今天这个比赛,之所以举办,原因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男子部对现在体育馆的使用情况表示不满,认为我这个综合格斗部部长上任以来就偏袒女生——」
  「安姐!」一个洪亮的男生打断了安安的话,我转头看过去,男生的人群里走出一个身材健壮的帅哥,「这话也不完全对。」看来他就是男生那边的老大了,可能是男子格斗部部长之类的?我搞不清楚,也没兴趣搞清楚。我只担心我自己今天的命运。

  帅哥接着说:「安姐的体育能力和领导力我们男生也都有目共睹,做综合格斗部部长我们大家也都服气,最近之所以闹出这么多矛盾,应该是自从那个七谷美续当上拳击部部长开始的吧?」

  「嗯,这么说,你是对美续作为拳击部部长不满咯?」安安倚在擂台的绳圈上,我相信那一对巨乳正毫不吝啬地对着帅哥的双眼,不过对方倒也没分心,还是镇定自若地回答:「是的,前部长马青阳学长不明原因辞职、七谷美续这个一年级的谁也不认识的小姑娘莫名其妙成了整个拳击部的部长,这简直是个笑话。」
  他完蛋了,我心里冷笑了一声,等到被美续揍得满脸是血就来不及后悔了。哎?对了,今天美续好像不在场啊,这么重大的活动竟然没来?我四周看着,找寻那个娇小的身影。

  帅哥稍微停顿了一下,但是安安并没有想回答的意思,于是有点尴尬地继续说了下去:「更严重的是,自从这之后,体育馆设施几乎就全部给女子部占用了,据我所知,这都是学生会长林静瑶的主意——」

  这让我着实震惊了,林静瑶竟然还是学生会长?

  「——我不知道学生会什么时候可以直接干预体育部的事情了,还是安姐你……」帅哥说到这里拖了一下音节,「因为和林静瑶私交甚好,所以让她在这为所欲为?」

  小孩子的过家家怎么搞得这么严重了?我站在下面听得有点不耐烦了。
  安安翻了个白眼,慢慢地说:「我说刘寒,要不要搞得这么煞有介事的,还不是你们男子部几年都出不来成绩,相比之下,女子部的成绩简直可以说是碾压你们了。再让你们占着这些场地也是白白浪费,你说是吧?」

  刘寒一时语塞,脸上顿时通红,看来安安所说的都是事实,不过还是梗着脖子大声说:「男子比赛竞争可比你们激烈多了,你们女生根本不明白。」

  安安听见这话显然要发飙了,我心里已经觉得下一刻这俩人就要打在一起,但是这时候林静瑶的声音突然响起:「好啦好啦,大家不要吵啦……」

  盛装打扮的美少女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笑盈盈地对有些意外的刘寒说道:「你们总说男子格斗部厉害,我看可能连我们这些小姑娘都打不过呢。」

  这话对刘寒来说显然是天大的侮辱:「你、你疯了吧?这里随便一个男生都你们强,我也不是炫耀,只是男女天生体格就有差距,学生会长就别掺和我们的事了好么?」

  林静瑶吐了吐舌头,嘟着嘴说:「有本事比一比嘛。」

  刘寒冷笑一声:「哼,我可不是打女人的人,你就别自讨苦吃了。」

  「好好好,我们随便找两个人来试一试怎么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大概明白林静瑶想做什么了。让我去和一个女生打,然后输掉,在全体学生面前让男子部丢光脸面?这么想着我反而心里松了一口气,大概只要演一演戏就好了,我现在最怕的是真的会被打的很惨,脸面什么的早就不在乎了。不过,之前不是说,我赢了就会放我走么?到底林静瑶打的什么算盘?
  刘寒看着眼前这个美得不合时宜的学生会长的认真的表情,皱着眉头缓缓说:「你——你是认真的?」

  林静瑶用力点了点头:「当然啦!学生会长说话算话!你说随便拉一个男生过来都没问题吧?」

  刘寒还是不太相信林静瑶真的要比试:「嗯——是的,随你挑人。」

  林静瑶果然点了我,人群骚动了起来,我明显看起来比别人都老吧,一看就不像学生啊,刘寒也有些讶异地看着我:「这个人是谁啊?」

  「新来的助教啦,放心,人家这么大块头,我可不想欺负你们这些小男孩啊。」不得不说林静瑶挑衅的功力实在是高,这漫不经心的语调和欢快的神色简直是没把刘寒和身后那几十号男生当人看,林静瑶转头看了看我:「步教练,我没说错吧?」水灵灵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瞪着我,我心里那种恐惧的感觉又涌上了心头,赶忙配合她的演技,丝毫没有想着反抗——我甚至连动一动这些脑筋的迹象都没有……

  林静瑶耸了耸肩,看着刘寒说:「你还是担心我们从中作梗嘛?真是没办法,这样,我们女生就选刚入部两个月的新人当对手吧。」此言一出,不光是男生那边开始交头接耳,女生这边也有些波动,显然大家都很意外:毕竟男女对打就已经很夸张了,对方还是个五大三粗的成年男人,自己这边还要派最弱的新人?
  安安很和适宜地插了一句:「小瑶,这不太好吧——怎么说新人也太——」
  我心里明白这完全就是林静瑶的行事风格,果然刘寒在这种时候也不讲风度了,抢着安安的话头说:「我看不错,毕竟都是你们选的人,应该这样,应该这样。」

  林静瑶微微一笑,向身后的人群招手:「艾可可!让你来吧!哎?可可?」
  半晌之后,一个少女的身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或者说,被林静瑶拉了出来:「哎哎?为什么是我啊?哇哇哇我完全不行啊——」艾可可慌张地呼救,「真的不行啊救命!」

  看起来是个很活力很亲切的少女呢,我看着艾可可心想,和小瑶她们一看起来就有些与众不同的气质相比,艾可可更像一个高中女生该有的样子,显得青涩稚嫩、富有活力,「真的要我去嘛?我可以不去嘛学姐!」艾可可还在苦苦哀求——这也是在演戏么?看着不像啊。我心里有些疑惑。

  正思考着,元气满满的高中少女已经被林静瑶拉去换衣服了。安安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轻轻对我说:「知道该怎么做吗?」

  我战战兢兢地回答:「是——要我假装输给她吧?」

  但是安安的回答却令我完全混乱了:「开什么玩笑,赢了就让你走可不是说笑的,难道你不想走了?」

  「啊?我当然想——可是——」我不敢相信竟然不是让我假赛?

  「相反的,输了嘛,代价也肯定大得多。」

  「是、是什么?」

  安安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我怎么知道,这都是林静瑶搞的,那个艾可可,也真的是刚入门两个月的新人,之前好像是街舞社的,基本上和平常的小姑娘战斗力差不多了——」安安说着烦躁地挠了挠头,「反正我看,虽然你确实是个弱鸡,但是这总不可能输了吧?林静瑶真要放你走?我是不明白了。嘛,反正我是不在乎啦,只是你走了估计美续要伤心了。」

  「啊?啥?」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没什么,你上去吧,他们弄好了。」

  我有些忐忑、有些兴奋,忐忑的是不知道林静瑶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兴奋的是如果真如安安所说,我这次或许真能为自己争取到逃出升天的机会。带着复杂的心情,我走上了擂台。两旁的男女学生也都兴奋地交头接耳,把目光投向这边——显然这是他们第一次看男女混合格斗,哼,我可不是第一次看了,又想起之前弟弟被林静瑶在擂台上虐打的情景,心里那熄灭了许久的干劲又涌了上来。
  艾可可换了一套很常见的运动服装,白色的棉T恤,不是很贴身,但是胸部曲线也很自然地隐约体现了出来,下身只穿着蓝色的紧身短裤——虽然是很朴素的短裤,但是却显出一种特别的色情来,圆润的臀部曲线一览无余,洁白的大腿几乎全都裸露在外面,脚上则穿着临时换上的运动鞋。

  我和艾可可对视了一眼,双方都有些羞涩地移开了视线——不知道对方是为什么,不过我则是因为下体立刻起了反应,看来之前的药物效果还在。

  安安走上擂台,跟我们说了说规则:「嘛,内容是拳击啦,你们应该都明白基本规则,只是需要打满五盘才可以哦,可是很考验耐力的,听明白了吧?」
  我接过拳击手套,点了点头。

  叮!清脆的铃声,比赛开始了。

  艾可可戴着的是很鲜艳的粉色拳套,我的则是常见的红色。拳击比赛的规则我还是明白的,只是这个打满五盘还是有些奇怪,有点担心这个小女孩有没有这个体力。

  艾可可显然还是有些慌乱,站在擂台上有些手足无措,我也一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是眼睛实在忍不住盯着对方的屁股和胸部看——这种青春气息洋溢的女生甚至比小瑶那种职业偶像一般的美丽还要吸引我。

  艾可可显然也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有些恼怒地瞪了我一眼,「看哪里啦你!」
  她竟然没带护齿,我有些惊讶。

  「哼!看招!」艾可可有些赌气地打了一个直拳过来。

  果然是业余的出拳啊,虽然有些力气,但是意图太明显了,虽然我只是个给弟弟背后支持的场外人员,但是这些格斗常识我还是明白的——可是,我真的要挡么?——看着粉色的拳套带着少女自然的气息袭来,我突然心里对防守产生了一些抗拒:好想试试被打一下是什么感觉。

  等等!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我赶忙驱散心中的迟疑,举起双臂挡住了对方的拳头——还真有点疼呢,这女孩也不是完全没力气吧。而且防御的时机实在有些晚了,艾可可的拳头还是打得我身子晃了一下。

  「哎?」艾可可显然也没想到自己弱鸡的出拳还算有些效果,心里恐怕在想这个人怎么这么迟钝吧?初战得利的女生显然信心大增,第二拳毫无停留地打了上来。

  心中异样的兴奋又升起来了,我努力按捺自己想要挨一拳的奇怪冲动,堪堪挡住了第二次攻击,不过仍旧被打了个趔趄。台下的女生显然看着艾可可奇迹般地占据了上风兴奋了起来,大声加油:「可可!加油!」

  男生那边则不出意料地毫无动静。

  我借着趔趄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心里飞快地思考着刚刚的奇怪事情——这种感觉,好像从美续折磨我的那一晚开始就出现了,像恶魔的低语一般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我、怂恿着我。不行,不能这样了,我要想办法掌握主动。

  这么想着,我挥拳出去——「啊呀呀!」看我主动出击,艾可可显然有点慌张,刚刚的气势瞬间瓦解了,怪叫着往后面退去,我得意洋洋地乘胜追击,直接把对方逼到了绳圈的边缘——艾可可的后背靠到绳圈的瞬间显然吓了一跳,我看准这个时机果断地出拳——对方则业余得不能再业余地闭上眼睛胡乱向我的脸上打了过来:稍有常识的格斗家都知道,对方早有准备地先出手,还是老老实实地防守比较实际,否则自己的进攻还没到位,对方的拳头已经把你打倒了。

  但令人惊骇的事情又出现了——我打出这毫无破绽的一击后,心里突然异常抗拒让自己的拳头击中面前这个小姑娘,一种难以言说的冲动涌上心头:是畏惧?是渴望?还是性欲?我无法分辨。带着这几天地狱一般的生活的回忆,我无法克制这种不可思议的念头左右我的拳头。

  就是这种犹豫,让我的攻击慢了一拍——「啪!」清脆的拳击手套击中面颊的声音。只是和观众——甚至或许艾可可自己预料都不同的是,击中对手的是艾可可的粉色拳套。

  我顿时觉得大脑暂停运转了一瞬间,整个视角天旋地转了起来,一刹那的失去重心差点让我直接摔倒。而艾可可显然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结结实实地打中了我的脑袋。

  我摇了摇头努力地恢复神智,显然这一拳是对方应激之下的下意识反应,力气比一般的出拳还要大不少,就算是小姑娘也让我一时有点难以消受。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捂着头蹒跚地退去。耳边听见艾可可有些焦急的声音:「老师你没事吧?」

  但是更大的声音则是来自女生群体的尖叫和呼喊,所有人都没想到一个女生——还是刚刚入门两个月的新人——可以在擂台上把高大的成年男人打成这样,女子部的观众沸腾了。与之对比鲜明的是,男生这边也能听到清晰的咒骂声和懊恼地斥责声,我不用看也能想出刘寒现在那阴沉的表情。

  挨了这一拳,我一下子清醒了一些,这几天无论怎么被虐待,但起码都是私下里的事情,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嘲笑、唾弃,实在是令我感到耻辱,加上艾可可所谓的「关切」,更让我觉得自己一下子没了尊严——虽然之前也没有,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失去尊严可严重得多。

  我带着愤怒出击了。

  但那种本能的冲动还是没有消散,一方面我的愤怒让我全力进攻、另一方面那神秘的欲望则全力地克制我的动作,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在我的心中相互冲撞,我完全无法把注意力摆在眼前的比赛和对方的动作上了。出拳也变得毫无章法,艾可可凭借娇小的身形闪避起来毫无压力。

  「冷静!冷静!」我不断提醒自己,「对方只是高中女生!只是个学习格斗两个月的新人!我只要赢了她就得救了!」

  「但是——我好想被这个美少女打啊,渴望她的拳头打在我的脸上、肚子上——」

  「啊!!我在想什么啊!」

  不行,混乱的思维完全无法梳理得清。胡乱的攻击已经让我体力消耗了不少,我有些喘了。艾可可似乎注意到我的进攻变慢了许多,抓住这个空档开始了反击,虽然都是些没什么水准的攻击,但是已经让我处理得很吃力了——我一面克服着内心的欲望,一面忍受着刚刚脑袋挨的那一下重击,一面还要观察对方的攻击轨迹——此时此刻,我倒像个傻乎乎的新人被经验丰富的拳击手轻松压制住了。艾可可对自己迷一样的实力又惊又喜,我都能看见她可爱的脸上泛起的兴奋的光芒,出拳也越来越自信了,速度也越来越快了,显然是已经进入了状态。

  终于,随着对方攻击愈发猛烈,我还是被她击中了腹部和脸颊,我刚忙弓起背连连后退——但是就是这两拳,下体却已经随着疼痛肆无忌惮地勃起了,我穿着宽松的运动短裤,台下的观众可能看不清楚,但是台上的艾可可显然注意到支起来的小帐篷。「臭流氓!」艾可可脸一下子通红了起来,愤怒地紧追不舍朝我的脸上来了一拳。

  「呃啊!」这么果断的追击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还在重整架势,第二拳就又打了过来。这一下可好,我直接重心不稳倒在了地上——「啊啊啊啊啊!!!可可!加油!!!」台下女生刺耳的尖叫快要掀翻楼顶了。显然看到我这个大汉直接被小可可击倒实在是让她们感觉太爽了。

  安安有些讶异地走了上来,开始给我读秒:「哎哎?你也——哎,算了——一、二、三……」

  我倒在地上看着安安的粉色运动鞋在我的眼前走来走去,不耐烦地读着秒。
  还好还好,起码我还是个成年男子,对方再怎么说也就是个普通的高中女生,我稍微休息了一下,大概在数到五的时候就站了起来。拍了拍手示意我准备好了。
  「啊,好了啊,那比赛继续。」

  艾可可显然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所欢呼、拥趸,听着台下的为她摇旗呐喊,不由得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神情,干劲十足地再一次投入到了比赛中:「老师,你刚刚是不是让着我了啊?」虽然自己确实刚击倒了我,可是作为一个普通的少女,还是不敢相信这件事的发生,艾可可疑惑地看着我。

  我焦躁地摇了摇头,这次不能再这样了,这可是涉及到我和弟弟的生死存亡的一战啊!对手只是个普通的小姑娘啊!步凯你可不要再被奇怪的念头影响了!
  我拼命地提醒着自己,慢慢接近对手。明明只是一个小女孩,我此刻却像面对宿敌一般谨慎。

  不过艾可可的进攻比我想的来的快得多,完全不像一开始谨小慎微的她了,或许真的打兴奋了吧。我稍微一个犹豫,粉色的影子一下子又打在了我的小腹,「啊~ 」与其说闷哼,不如说我呻吟了一声——万幸的是,奇怪的叫声让艾可可也有点慌张,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我则真真切切觉得自己的下体越来越兴奋了起来。

  「好可疑的叫声哎!」艾可可带着嫌弃的表情往后退了几步。「老师是不是喜欢这样,才故意让着我的——」

  「可恶!」我并不是因为艾可可的话而生气,更多的是气我自己。气我这么轻易就屈服给了欲望。我恼怒地再一次扑了上去,可是体力越来越少了,就算是可以奏效的攻击,也会因为自己那诡异的欲望而减轻力度,所以本来可以拿下比赛的这一波进攻,几乎没有取得什么效果,倒是把对方的自信找回了很多。
  「老师难道是真的很弱嘛?」艾可可笑着问我。「再这么让下去,可能真的会输哎。」

  不行,体力跟不上了。

  「轮到我了哦~ 」看来兴奋了起来,话都比平时多了好多。艾可可举起了拳头——我心里一面想着:糟糕了。另一面却兴奋地想要迎上去——「叮铃铃!」
  「第一盘结束啦!」安安大声喊道。

  高中女生的拳头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有点没劲哦!老师你觉得呢?」,她有些失落地说。我抬眼看了看她,艾可可如果说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美少女,那最出彩的地方应该就是小巧的五官了,精致的鼻头上现在隐隐可以看到汗珠,胸口也微微起伏喘着气,看着青春气息洋溢着的女学生,我本来就兴奋的下体已经一跳一跳的了 .我连忙双手捂住裤裆,先退到了角落。

  但我发现,麻烦的事情来了,之前渴望被女孩子打、又想赢下比赛的混乱思潮又填加了强烈的射精的欲望,我现在恨不得扑上去把阴茎蹭到对方迷人的肉体上——「不行!这绝对不可以!」我知道自己如果做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不要说被小瑶她们教训,可能直接就被警察当成强奸犯抓走了吧。

  我坐在绳圈的一角努力平复心神。但还是忍不住偷偷瞄着艾可可的方向:此刻她那边的擂台站满了围观的女子部成员,都在兴奋地为她加油鼓劲——我没看到的是,林静瑶也在其中,正和她说着什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